虞玖

无题

班里有个女生R,是全班最胖的女生。

我最开始对R的印象不过是“无节操无下限”与“一个可怜人”罢了。

认为她无节操无下限是因为她可以面不红耳不赤地在班里人满的时候大声地讲着荤段子,甚至可以当着全班人的面儿,趁一个经过她座位地男生不注意,一把薅下那名男生的裤子。

认为她可怜则是因为现在班里男生打打闹闹互相“威胁”的时候,说过的最多的一句是:
“再怎样怎样,你就喜欢R!”
然后那个被“威胁”的男生总会住手或是低骂一声:
“我*。”
随后做出一副无可奈何外加不服的样子,而另外的那名男生就会表现出一副你奈我何的得意洋洋的样子。
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看向R,她只是“淡然”的说道:
“没事,我都习惯了。”

因为这件事情我开始忽略R的种种不足去与她玩耍。或许直到现在,都是源自怜悯吧。

R还做过一件令我蛮感动的事情。

遥记那是一次体育课上考试,考800米。800米一向是我的软肋。我几乎可以排的上全班女生中倒数第三,R是倒数第四。体重比我重几十斤的她跑的都比我快半分钟。
毕竟这回是这学期最后一次考了,我就努力一把呗。
我便和R约好一起跑,最后总算进了四分,但真是累,蓝瘦香菇又想吐。

在途中,我一度想要放慢脚步,但R丝毫没有慢下来的意思。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我只好拿出剩余不多的力气,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
“R!你...等等......我..!”
虽然R没有反方向向我跑过来,但她却慢慢停住了,回头等着我,等了我三秒吧。

R这次800、比上次慢了3秒。


关于R的故事,我们下次再说。
虞玖。

有时候,感情真的挺不堪一击的。

双十一的时候我和发小L在必胜客吃着意大利面,聊着班里每一个人的八卦。女生的天性就是这样,充满了八卦本能。

我们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另一个发小C。C是个男生,在我们现在的学校里应该属于风云人物这样的吧。C随便一去操场打篮球,就总会有一大票女生,站在操场上或是倚在窗前假意和旁边的朋友聊着,实际眉眼带笑地用余光瞟着他。最逗的是,还有一些高中女生说他像某某某韩星。

C在小学的时候有过一个女朋友,但好景不长,六年级时在一起,毕业了,就分了。具体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
C在上了初中直到现在,已经换了5个女朋友了。我就不多加赘述了,朋友们继续看下面的故事吧。

我正和L聊着他们,L先开口了,说:
“我最开始觉得吧,C对F就是玩玩儿,没想到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
我点头表示赞同。
L继续说道:
“看来他们是真爱。”
我继续点头。

结果第二天早上我刷朋友圈的时候就看到C与F分手了。据说是因为C心里还有他的前任。

我只能喟叹:贵圈真乱。

有的时候感情就是这么不禁念叨,这么脆弱。

总是忘了把同步分享到微博上去掉,毕竟微博上熟人儿太多,悄悄话咱自己说。这次不要忘了取消同步到任何平台啊。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其实自己特别想,特别想,
像《初恋这件小事》中的小水一样,用心去爱一个阿亮学长;
或者是像《我的少女时代》中的林真心一样喜欢过一个品学兼优的欧阳非凡;
哪怕有一段像《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中沈佳宜和柯景腾那样令人唏嘘不已的爱情也是心满意足了。
至少自己那破旧的日记本上会多个一两笔有关其他异性的描述。
现在发现自己完全不懂这些事情,从小到现在从没对一个人有过爱情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自己还太过年幼吧。)
小学六年级到现在也被四五个人明里暗里地告过白,但自己脑袋里或许就是天生少了爱情这根筋,才会去选择沉默然后逐渐远离他们。

对父母是亲情,对爱豆是崇敬,对同学是淡如水。
看着身旁的同学有已经换了四任男女朋友的,有已经脱单3年的,真的是狗粮把把地往我嘴里塞。
但是他们真的是认真的吗?
既然明明知道结果是怎样,却为何还要继续装做毫无芥蒂一样牵着彼此的手一起度过每一个心里装着另外一个人的时间呢?
答案估计是深奥到我只能听懂百分之七八十左右的。
———只是随想随笔 写于2016.11.25 北京家中 虞玖
配图截自电影《恋空》

不是单反 只是像素不高的iPad
不是专业 只是摄影业余爱好者